您所在的位置:新仓信息门户网>财经>“雷神”中原证券

“雷神”中原证券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9 15:31:48

华中证券屡遭重创。

2 . 96亿元,这是今年华中证券宣布的金融资产减值金额,其中84%是由于质押业务踩雷所致。由于质押业务,今年宣布的损失金额已达2.49亿元。

除股权质押业务外,今年华中证券的债权投资、贷款等业务累计减值5100多万元。

不仅自有资本一马当先,华中证券的资产管理业务也一马当先。7月初,福建民兴药业陷入流动性危机,许多参与应收账款投资的金融机构都想哭。华中证券的两项资产管理计划也不幸中标,共涉及2.4亿元人民币。

质押业务频频打雷,其资产管理产品可能“赔钱”...由于运气不好,今年的华中证券可能被称为“雷声公司”。

然而,这可能并不是华中证券“倒水”的终结。

科迪·戴瑞(Cody Dairy)持有巨额资金,但负债累累,承担了2.06亿股质押业务的华中证券可能会继续其打雷之旅。

今年,金融资产减值达到3亿元,其中质押业务占比最大。

8月28日,华中证券发布减值通知。

公告的主要内容是华中证券为神武节能的股票质押业务计提减值准备7857万元。到目前为止,由于神武的节能股票质押业务,华中证券已经累计1.6亿元。

质押业务发生在两年前。2017年10月27日,在媒体对沈雾欺诈行为的争议结束之前,沈雾的控股股东向华中证券承诺1980万股,募集2亿元。

但是很快承诺就卖完了。质押时,神武节能因重组而暂停。重组失败后,该公司股价暴跌,在复牌后半个月内下跌了一半。

2018年2月1日,仅在华中证券接管质押业务三个月后,股价跌破收盘线。

当神武恢复节能交易时,一些投资者问神武双雄是否真的被列入了市场黑名单。

事实上,投资者担心神武的节能资本链是否会受到影响。尽管公司高管一再否认,金融危机还是在上帝的迷雾中出现了。

质押发生后,神武节能控股股东既未补齐头寸,也未按期支付利息,最终构成违约。

随着雾系统的不断暴露,其股价越来越低。9月4日,该公司的收盘价为1.8元,较最高点下跌96%。

下跌的股票也使得华中证券手中的质押品价值越来越低,迄今亏损1.6亿元。

事实上,神武节能只是华中证券质押业务的冰山一角。目前,华中证券在广信源城、千禧科技和长城电视台的股权质押业务上也是一鸣惊人。其中,广信源成和千禧科技累计亏损1.29亿元。

累计本金7.88亿元,踩4个矿,亏损已达2.89亿元,这是华中证券踩矿质押业务的历史。还剩下多少本金仍不得而知。

华中证券的两个资产管理项目也不为人知。

托尔。2.4亿元的资产管理计划也被接受。

“又一个大雷爆发了!资产管理部门招募了2 . 4亿证券公司,董事会主席亲自报警!”7月初,这个大甜瓜在媒体报道后开始在金融界广泛传播。

大沽的主角是华中证券,另一个主角是福建民兴药业有限公司

民星医药成立于1994年。其经营范围包括中药饮片和中成药。实际的控制者是夏文雪,一个自然人。由于未上市公司融资渠道的缺乏,民兴药业也选择了应收账款抵押融资的常见融资方式。

华中证券资产管理产品联盟17号和仲景1号,通过“华信信托”。华信信托建立的“信息源第39号集体资金信托计划”,最终投资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民星医药应收账款。

联盟成立于17日,规模为5984万元。2017年12月8日正式成立,2019年4月24日到期。中京一号成立,规模1.8165亿元。它于2018年2月5日正式成立,2019年5月7日到期。

这两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到期日相似,都是在今年上半年。4月底,产品即将到期,华中证券项目经理前往福建福州,与民兴药业就还款事宜进行沟通。

只有在这次旅行之后,我们才知道民兴药业存在流动性问题。换句话说,它没有钱偿还...

这还不是高潮。据媒体报道,双方还谈判了几轮,并协调华信信托等各方敦促民星制药偿还欠款。然而,在谈判过程中,民兴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夏文雪失踪了。熟悉的情节,熟悉的套路...

正因为如此,华中证券董事长亲自报告了此案。根据华中证券的公告,此案仍在调查中,其对参与方的影响仍不确定。然而,在立案调查时,雷很有可能无法逃脱。

可悲的是,资产管理业务正如雷贯耳。这不是今年华中证券“水危机”的终点。

我们过得不好。华中证券踏上惊雷之旅可能会继续。

账户上有很多钱,但它正深陷债务危机。这种情况最有可能发生在科迪乳业,一家由华中证券赞助的公司。

科迪乳业是河南省的一家乳品加工企业。2015年,在华中证券的赞助下,它登上了中小企业板。2016年,在一包透明的“天然纯牛奶”(俗称“小白牛奶”)推出后,大火蔓延全国,科迪乳业迎来了一个亮点时刻。

在“白牛奶”的推动下,科迪乳品公司的业绩在2017年飙升。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白牛奶”热的消失,科迪·戴瑞(Cody Dairy)的收入开始下降。

性能波动不是焦点。真正令人震惊的是,账上有10多亿美元的科迪乳品公司拖欠了对奶农的付款。

8月2日,媒体发布了“奶农呼救”,称从2017年12月开始,科迪乳业拖欠奶农款项,涉及数千名奶农,金额约为1.4亿元。一些奶农一再向科迪乳品公司索要牛奶钱,但该公司一再推诿搪塞,未能收回这笔钱。

8月16日,科迪乳业(Cody Dairy)发布通知,承认拖欠牛奶货款,坦白说欠供应商1.52亿元。这正是让人们惊讶的地方。你知道,科迪乳品公司在2018年底有16.72亿元现金。

他手里有一大笔钱,但他一直拖欠供应商的钱,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说。

与此同时,科迪乳业还披露,该公司及其控股股东科迪集团被列为不诚实的执法者。科迪集团的资本链风险似乎不小。

截至8月16日,科迪集团已承诺其在科迪乳业的全部股份,总计4.85亿股。其中,2.06亿股(40%)被质押给华中证券。根据公告,向华中证券质押的1.396亿股股票本应到期,但质押尚未解除。

科迪乳业(Cody Dairy)在公告中表示,上述股票质押存在清算风险,但科迪集团一直与质权人保持良好沟通,质权人暂时不会采取强制清算措施。

一旦华中证券强制清算科迪乳业的股份,它不仅会遭受损失,还会遭受其“桂林中原二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Guilin中原二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科迪集团已向该计划承诺1.04亿股。

如今,科迪乳业的经营状况不确定。

据《第一财经报道》报道,科迪乳业(Cody Dairy)承诺在当地政府的参与下,分期偿还欠奶农的所有牛奶,此前该公司已被披露长期拖欠。

在支付了第一批牛奶后,科迪乳品公司没有按计划在8月底之前偿还第二批,因为它暂时没有钱支付。然而,8月30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科迪乳业账面上仍有17.53亿元的货币资金。

从半年度报告来看,科迪乳业经营正常,上半年收入6.3亿元,同比增长9.5%。净利润7955.4万元,同比增长22.71%。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2.71亿元,同比增长37.95%。

然而,针对这份半年度报告,科迪乳业(Cody Dairy)的三名独立董事均表示,他们无法保证报告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因为他们无法完全获得编制半年度报告所需的财务数据。

9月2日,奶农的代表再次聚集在科迪乳业寻求建议。

华中证券的踏上惊雷之旅似乎还没有结束。

资料来源:中国财经网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比QLC更不耐用的PLC还有存在意义?这些领域你想不到
下一篇:心酸!小伙因单身压力大跳河,想到自己是独生子又游上岸